第一百二十三章 只要你点头

老太太沉着脸,怒其不争的看着苏海超,说道:"要不是你没出息,董事长的位置早就给你了,你能当上董事长,是因为苏家只有你一个孙子,否者的话,董事长绝不会是你。"

这句话可谓把苏海超贬得一文不值。这让他心里对老太太产生了极强的恨意。

"奶奶,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苏迎夏在公司里的地位越来越高吗?"苏海超咬着牙说道。

"我自有办法对付她,你要是想尽快得到董事长的身份,就提升自己的能力,否者只有等我闭眼的那天。"老太太说道。

闭眼!

好,我就等到你闭眼的那天。

苏海超离开别墅之后,心中被杀意笼罩,既然只有你死了才能让我坐上董事长的位置。那你就去死吧!

山腰别墅,蒋岚在苏迎夏的房间里劝说着,老太太只给了三天时间,如果不能做到老太太要求的事情,她们以后在苏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考虑一下,就算你现在是城西项目的负责人,但是老太太想要架空你的权利,办法多的是。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窝囊废耽误自己的前程。"油盐不进的苏迎夏让蒋岚非常头疼,该说的好话已经说遍了,可苏迎夏就是不愿意。

"我们一家子都靠着你养活,要是老太太针对你。你以后还拿什么养我们,而且山腰别墅一年的花费就是几十万,难道你还能指望他吗?"

"我跟你爸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现在要为了一个外人冒险,值得吗?"

苏迎夏面沉如水,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她凭什么去要求韩三千。

她也没有想到奶奶竟然会到家里来,而且还提出这么过分的条件。

"妈,我脸皮没这么厚。"苏迎夏说道。

"现在是在乎面子的时候吗?而且你让他做事,理所当然,他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三年,现在帮你点忙又怎么样。"蒋岚不屑道。

白吃白喝三年?

这么可笑的事情蒋岚也能说出口。

就不说韩三千帮苏迎夏的那些事情,毕竟她不知道,可是这栋别墅的价值,难道还抵不过韩三千在苏家三年的吃喝吗?

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在蒋岚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妈,你别忘了,现在你住的地方是谁买的。"苏迎夏说道。

"傻丫头,现在户主可是你。谁买的有什么关系,这房子已经属于你了。"蒋岚理直气壮的看着苏迎夏,脸上带着很浓的笑意,她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早早的让韩三千把房子过户给苏迎夏,这种明智的决定,除了她还有谁能想出来。

"妈,做人不能这么没皮没脸。"苏迎夏说道。

"什么叫没皮没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现在这个社会,谁不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不折手段,我这点算什么。"蒋岚说道。

苏迎夏叹了口气,跟蒋岚讲道理根本没法讲,因为她的自私自利已经到了极点。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韩三千啊,这事你奶奶已经发话了,你奶奶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吧。"蒋岚提醒道。

苏迎夏知道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真的做不成这件事情,今后她在公司里,肯定会处处受阻,虽然不会剥夺她的身份,但是消弱她的权利是必然的。

"你让我再考虑一下吧。"苏迎夏说道。

蒋岚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保养皮肤的时候了。说道:"行,你赶快考虑清楚,我要回房间护肤了。"

蒋岚离开之后,苏迎夏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韩三千帮她的已经很多了。要是没有韩三千,苏家根本就不可能拿下城西项目,苏家现有的一切,几乎都是韩三千做到的。

要是换做以前。苏迎夏或许不会这么难以启齿,可是金桥城的事情之后,她跟韩三千有了隔阂,而且现在又有天灵儿送车的事情,苏迎夏更加不愿意面对韩三千。

为什么就不能解释清楚呢?就算是有难言之隐,我们也是夫妻,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苏迎夏也想过把这些事情忘了,和韩三千重归于好,但是她做不到,因为她要迈出妥协的一步很困难,或许……她的骨子里也习惯了韩三千的忍让。

"你为什么会认识天昌盛呢?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苏迎夏自言自语,心里的情绪也越来越复杂。因为她觉得韩三千对自己隐瞒了很多,这种不信任感造成了她心里越发的排斥韩三千。

可有些事情,韩三千的确不能现在就告诉苏迎夏,因为她根本就无法接受。

另一个房间里,韩三千也无法入眠,想到今天施菁打来的那个诡异电话,脑中思绪混乱。

南宫千秋为什么会同意他回燕京?

韩三千从十二岁开始,燕京的所有高级聚会,南宫千秋都只会带着韩君出席,所以外界虽然知道韩家有两子,可真正承认的只有韩君,甚至由于韩三千长时间不露面,外界还有传言说他已经病重死了。

三年多前,南宫千秋让人把韩三千秘密送往云城,自那之后便命令韩三千永远不能回燕京,也永远不能暴露自己是韩家的人。

既然做得这么决。为什么突然间又有了态度的转变呢?

"如果你们真的要把事情做到这一步,就别怪我不念及这份可有可无的血缘关系。"韩三千的声音充斥着冰冷,眼神里尽是杀意。

他早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个非常荒谬的可能性,也是因为这个可能性,他才会对墨阳说那番话。

第二天,韩三千起床到餐厅吃早饭的时候,看到了苏迎夏。

他知道。这不是碰巧,而是苏迎夏故意等他。

"奶奶要求你让我去找天昌盛,帮苏家说好话吗?"韩三千问道。

苏迎夏没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韩三千挑了挑眉。看来猜得不错,不然的话苏迎夏至少会摇头否认的。

"你只需要点头,我就可以去做这件事情,不过天昌盛能不能把苏家看在眼里,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韩三千继续说道。

苏迎夏犹豫了片刻,最重还是点下了头。

韩三千并无怨言,对苏迎夏也兴不起丝毫不满的情绪,说道:"让苏海超下跪这件事情,你也认为是我的错吗?"

苏迎夏喝完最后一口粥,起身离开,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韩三千叹了口气,满脸苦笑。

何婷这些天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不太一样。虽然夫妻吵架是常事,可床头吵架床尾和,一旦有了隔夜气就很麻烦了。

"三千,何阿姨用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两夫妻相处,千万不能有隔夜仇,不管你有没有错,作为男人,低个头认个错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婷说道。

低头认错对韩三千来说不成问题,可是有些事情苏迎夏想要得到解释,而他偏偏还不能解释,这就很无奈了。

"何阿姨,如果你老公去了金桥城,他说他没有去乱来,你信吗?"韩三千说道。

何婷震惊的看着韩三千,说道:"你去金桥城了?"

韩三千苦笑的点着头。

"你怎么能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呢,你说说你,老婆这么漂亮,干嘛还去招惹那些女人。"何婷无语的说道,难怪事情闹得这么严重,韩三千竟然出轨了,而且还是去找小姐!

"何阿姨,我虽然去了金桥城,但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去办事而已。"韩三千无力的解释道。

何婷知道韩三千是个好人,可是去金桥城什么都没做,她还是有点难以相信。
上一页

下一页

提示:点击上方字体即可设置文章字体!

透明度: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