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再次袭来

    按照高文原本的计划,索尔德林短时间内应该留在领地上,负责为他提供提丰帝国的情报,以及顺便套点跟当年高文·塞西尔有关的消息出来,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宏伟之墙屏障的不稳定让所有人都产生了危机感,为了尽快搞明白精灵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高文不得不让索尔德林先行离开领地,去想办法和大陆南方的那个古老帝国取得联系。

    在索尔德林出发之前,高文找到了他,并询问着这个精灵游侠的计划:“你打算从哪走?”

    索尔德林没有隐瞒:“白银帝国在大陆北方设置的屏障监控点不多,最近的两个分别在安苏西境和提丰帝国边境附近,说实话,安苏西境那个还是太远了,我打算去提丰那边。”

    高文看了索尔德林一眼:“你现在的状况,返回提丰不会被人打死么?”

    “一个高阶游侠如果不想被人抓到,那就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在普通边防部队的眼皮子底下左右横跳,”索尔德林一脸的理所当然和自信十足,“而且哪怕真被那个小狼将军给抓住,我在你这里也只是被俘了些日子而已,又没投降,她如何处置我?再者说我只是个佣兵,又不是提丰人。”

    现在周围是没有别人,索尔德林在一个知道自己强者之谜的人面前并没多少绷着的意思,但他这毫不掩饰的说法仍然让高文眼皮忍不住一跳:“你确认你在我这里住的如此惬意还能算没有投降?”

    “当然,我还没正式重新回归塞西尔军团,自然算不上投降,”索尔德林脸上的表情格外认真,显然他在说这些的时候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这样那个小狼将军就没有责难我的理由——我可以等从提丰回来再投降。”

    高文:“……”

    索尔德林这说法听上去简直像是在开文字玩笑,但实际上还真不是他在逗闷子——这完全是因为精灵的逻辑就是如此,在某些莫名其妙的地方,精灵的思路是很奇特的。

    不过提丰的冬狼军团可未必能认可索尔德林这耿直的思路,索尔德林自己也知道这点,因此在发表完看法之后他便整了整神色:“我会尽可能绕开提丰人的眼线——这不难,除了冬狼军团的人之外,那边认识我的人其实不多,我有一条路线可以越过边境,只要抵达提丰帝国和刚铎废土缓冲带中间的那座白银精灵据点,我就相当于进入白银帝国领土,也就安全了。”

    “好,既然你有所计划,那我就不多说了,”高文深深地看了索尔德林一眼,“希望你一路顺利。”

    索尔德林郑重其事地一手按胸,弯腰说道:“我以精灵先祖之名起誓,事情办完之后必会返回。”

    随后他直起身,转身走向书房的大门,但就在即将推门而出的一刻,他却突然站住了脚步——高文则同时感应到菲利普骑士的气息出现在门外。

    下一秒便响起了敲门声,以及菲利普骑士严肃而略有急促的声音:“大人,紧急军情。”

    “进来,”高文高声说道,等菲利普进门之后他立刻询问,“怎么回事?”

    “黑暗山脉哨塔传来消息,是畸变体,”菲利普看了站在门口的索尔德林一眼,随后语速飞快地报告,“数量两千左右,仍然在不断增加,而且里面出现了此前从未见过的巨大个体。”

    高文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巨大个体?大致描述呢?另外敌人行进速度如何?”

    “格外肿胀的人形,体型在五至七米之间,数量倒是不多,只有四五个,但它们周围的畸变体明显动作更为灵活敏捷,怀疑是类似指挥者的个体——但暂时没有观察到智慧迹象。至于整体的行进速度,和上次出现的畸变体差不多,大概要三至四天后才会抵达领地边界。目前第一岗哨的哨兵已经撤回——以防止畸变体感应到人类气息之后突然加快行动,现仅留下第二和第三岗哨用望远镜观察敌人动向。”

    “看来你暂时是走不开了,”高文深深地看了索尔德林一眼,“我这里有些麻烦。”

    “我明白,你提起过那些家伙重新现世的事,”索尔德林在听到菲利普说出“畸变体”三个字的时候就默默地走回到了房间中央,这时候脸上正露出一丝微笑,“咱们的老对头了,不是么?”

    高文也是微微一笑:“七百年不打它们,手生了么?”

    索尔德林抬起手虚做了几个拉弓弦的动作:“七百年前的手感还记着呢,我一个人至少能解决一百个。剩下一千九百个给你。”

    “数量已经超过了阈值,它们的数量会不断增加,等到了防线上可就不止两千了,”高文笑着摇摇头,“不过战斗的主力也不会是你我,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塞西尔战斗兵团的力量了——菲利普,按照预案发出警报,布置城外阵地,收回南部工程队伍,准备防御!”

    等菲利普骑士离开之后,高文扭头看向窗口:“琥珀!”

    琥珀的身影立刻从窗外跳了进来:“在这儿呢在这儿呢~~都听见了!”

    “去把该叫的人都叫来,又要忙了!”

    片刻之后,响亮而连续的钟声便响彻了整座城市。

    有特定含义的警钟在整个城市上空回荡,不管是正在休假还是在执勤的士兵都立刻按照钟声的规律以及平常训练所学的内容跑向自己的岗位,而在各处施工的工地上,监工们则第一时间安抚了工人,并命令各个小组的组长提前结束工作,各自回到家中待命,他们自己则前往最近的紧急集合点,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就这样,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都瞬间活动了起来,有的回到家中待命,有的前往指定集结点,有的直接奔赴南部城墙,而一批批治安队员则从各街区的驻点中跑了出来,在大街小巷中一边奔走一边高声宣读简明易懂的“紧急状况需知”——一切都如早就演练过的那样。

    当然有人在警钟响起的时候感到惊慌,那大都是在冬季前最后几批加入塞西尔领的新居民,他们虽然接受了基础的常识教育,但并没赶上有关畸变体袭击的演练内容,不过这些人很快就得到了安抚——无处不在的治安队和那些刻意分散安置的“老居民”会告诉这些新邻居发生了什么事,那些经历过新塞西尔领保卫战的居民在此刻是最为镇定的,他们不但没有任何惊慌,而且还能根据提前演练所学到的知识从那钟声中判断目前的情况:钟声间隔两短两长,这意味着敌人还在远处,并且在几日后才会抵达,目前城市将进行有序备战。

    这还算是相当“安定”的情况。

    从钟声中判断出情况的有经验居民开始告诉那些新邻居接下来要做的事:保持秩序,在家中等待领主的命令,随时准备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支援领地的防御力量,这是每一个塞西尔子民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自从在这片几乎位于人类文明边界的荒蛮之地安营扎寨,塞西尔领就始终做好了面对挑战的准备,第一次塞西尔领保卫战只是个开端,在那之后,高文就没有放松过对领地居民进行备战的演练——与和平年代或者和平国度不同,这座边陲之境必须时刻做好全民迎战的准备,而一旦战争真的爆发,居民是否做过充足的备战演练甚至可以决定这片领地的生死存亡,他当然不敢在这方面放松警惕。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搞明白塞西尔领发生了什么。

    骑士街北部的战俘营中,十几名提丰士兵、骑士、法师仍然被关在牢房里面。

    他们已经在这里被关了数天,但除了日常的审讯之外,这些人倒是没受什么虐待,而且所谓的牢房也就是用坚固的旧营房改建而来,并在内外增加了预警用的魔法机关而已,居住条件比起普通的营房也丝毫不差。

    这些被俘的提丰军人本以为自己被那个传说中的安苏公爵抓到之后必将面对极为残酷的考验,却没想到到此之后一没被判绞刑二没遭受毒打,除了限制自由之外,他们得到了几乎可以用“优厚”来形容的待遇,思前想后,他们觉得这多半也是索尔德林为他们争取来的——那位精灵游侠显然是安苏那个开国英雄的旧相识,这份人情给他们这些本应被处死的战俘换来了不可思议的优渥待遇,面对这样得来的待遇,提丰战士们的心情也是格外复杂。

    心情复杂又没什么事干,被俘的提丰战士们平常所能做的便只剩下了思考人生,以及讨论自己等人还会继续被关押多久。

    在警钟敲响的前一刻,他们就还在进行着这样的讨论,但警钟敲响之后,他们立刻便停了下来。

    一名提丰骑士豁然站起身,侧耳倾听着外面的钟声,脸上带着惊讶的神色:“外面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听上去像是警报,”一名法师也站了起来,努力把脸贴近镶嵌着细密钢条、被刻意垫高的窗户,他很希望自己可以召唤个法师之眼去看看外面的情况,然而这牢房内外到处都是专门用于监控法师的符文和陷阱,随便调动魔力只能自讨苦吃,“我看到有很多士兵从营房里跑出去了!”

    “警报?士兵在调动?”之前开口的骑士怔了怔,脸上突然露出喜色,“难道是我们的人打过来了?战争提前开始了?!”

    “不可能,哪怕战争开始也是从东狼堡防线开始的,军队怎么可能短时间内从边境线一直打到这里,”另一名骑士立刻说道,“说不定是在镇压奴工……毕竟是新建立的开拓领。”

    第三名骑士也站了起来,并压低声音:“这……会不会是个机会?”

    牢房中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开始不安地四处张望,仿佛生怕这压低声音说的话也会传到在外面站岗的安苏士兵耳中。

    “……我们逃跑的成功率不高,”始终没有开口的最后一名法师终于打破了沉默,“这里到处都是安苏人,你们注意到外面那些士兵的纪律了么?哪怕情况混乱,他们也不会给我们留机会的。”

    刚才开口的骑士有些不甘心:“但如果现在不跑……”

    这名骑士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门口传来的声音突然打断:“如果你们现在跑了,我才真是救不了你们了!”

    提丰战士们大吃一惊,他们这时候才注意到索尔德林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这位高阶精灵游侠看着眼前的“部下”们,良久才叹了口气:“其实我不想来的。”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页

下一页

提示:点击上方字体即可设置文章字体!

透明度:0100